Why MIL?

為甚麽發展「傳媒資訊素養」? Why MIL?

 

活在知識社會中的必備本領

 

科技變、社會變、媒介素養也演變

素養 (literacy) 的發展與傳播科技息息相關,它更被不少學者形容為一種科技現象。在每一個新時代,人們都需要掌握當代的主流傳播模式。故此,當科技環境轉變,主流的傳播模式改變之後,素養訓練 (literacy training) 也要隨之調整。例如在印刷時代,大家要學習傳統的文字素養 (traditional literacy),讀書識字。在電視時代,要掌握媒介素養 (media literacy)。在電腦時代,需要具備資訊科技素養 (ICT literacy)。

在九十年代,傳播科技出現革命性的創新發展,最重要的是電腦科技和傳媒科技的匯流,這個變遷被稱為「傳媒資訊革命」(infomedia revolution)。世界自此便由單向傳播模式的「第一階段媒體時代」,進入雙向傳播模式的「第二階段媒體時代」(Poster, 1995),而媒介素養的概念,也認為有需要伸延,當時已有學者提出「傳媒資訊素養」(infomedia literacy) 的新概念。

在過去十年,互聯網科技的突飛猛進,Web 2.0的應用催生了各式各樣的自主媒體 (we media) ,包括博客、維琪百科、YouTube、Facebook、Twitter、微博、公民新聞網站及其它社交網站,讓「使用者生產的內容」(user-generated content) 進入傳播主流,顛覆了社會的傳播權力結構。以往只有專業的傳媒工作者才可以製作媒體內容,現時「人人都是記者」,「人人都是播客」,普通大眾都擁有傳播權,但究竟他們是否懂得運用這種新的權力,引起社會關注,認為大眾的確需要接受新的媒介素養訓練。

而Web2.0的互聯網應用、手機的流行及各類新媒體的出現,令資訊科技及傳播科技進一步整合,令「素養」的定義一再伸延。在新世紀,很多人提出各種適應新時代的「素養」,例如互聯網素養、數碼素養、資訊科技素養、資訊素養、批判式媒介素養、圖書館素養、新聞素養等,更有學者提出「多元素養」(multiliteracies)。在眾多素養中,最受重視的是「資訊素養」 (information literacy)、「媒介素養」(media literacy) 和 「資訊和傳播科技素養」(ICT Literacy)。由於資訊科技和傳播科技的緊密結合,這些素養的界限也打破了。過去幾年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(UNESCO) 積極提倡把「資訊素養」和「媒介素養」融合,再加入資訊和傳播科技技巧 (ICT skill),組成「媒介及資訊素養」(media and information literacy) 新概念。

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為,在廿一世紀每個人均必須具備「媒介及資訊素養」。因為在新世紀,世界各國都從工業社會過渡到知識社會 (knowledge society),如果一個社會裏面民眾的「媒介及資訊素養」程度低,會妨礙這個社會邁向知識社會的進度。因為在知識社會裏,無論是政治、經濟、社會和文化領域,接收、生產及傳遞資訊和知識至為重要,培養具備「媒介及資訊素養」的公民,是每個國家的當務之急,否則人力資源及國家發展均追不上時代步伐。況且很多發達國家已邁向Web 3.0時代,在新的智能化傳播環境裏,具備應對新媒體、處理資訊和創造知識的能力變得愈來愈重要。